审判长、审判员:

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曹某等人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与代某返还彩礼纠纷一案的一审代理人。下面根据本案事实,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代某起诉被告曹建某、曹振某、刘某,系主体资格不适格

本案的事实是2019年10月份,被告曹某与原告代某经人介绍认识,后代某到曹某家中提亲,因曹某及家人觉得代某系可靠之人,曹某也愿意与之结为夫妻,共同生活。经双方家人张罗两人于2020年3月20日举行了结婚仪式,结婚当天曹某便到代某家中共同居住,但让曹某万没有想到的是到了代某家中曹某却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晚上,代某及代某父亲对曹某进行捆绑并实施了家暴,这给曹某的身体及精神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直到现在提及此事,曹某仍心有余悸。后曹某家人在曹某回家探亲时见到曹某极为反常并且身体有伤,在多次询问下曹某才道出原告代某及家人对其实施暴力伤害的实情。

上述即是本案的真实情况,而本案中,审理法院也明确将本案纠纷定为婚约财产纠纷而婚约财产纠纷不同于一般的财产纠纷,因其受“婚约”的限制,具有婚约关系的男女双方才为婚姻财产纠纷案件的当事人。该案中,曹某与原告代某才是该婚约财产案件的男女双方当事人,而被告曹建某仅系曹某的邻居,其与原被告双方也均无任何亲属关系,曹振某系曹某的弟弟,刘某系曹某的母亲,三人也从未与原告代某有过经济上的往来。因此三被告不是本纠纷一案的当事人,诉讼主体不适格,审理法院应当驳回原告代某对三被告的诉讼请求

二、原告代某给付被告方的财物都应属于赠与,不属于婚约彩礼。

女方借婚姻之事向男方索要财物才是属于婚约彩礼。而本案,曹某没有向代某索要过财物,代某给付曹某的财物都属于自愿赠与。不属于婚约彩礼

三、退一步说即使属于婚约彩礼,原告代某在婚约解除问题上存在严重过错被告曹某也不应予以返还。

根据上述事实可知,被告曹某与原告代某已经按农村习俗举行了婚礼,婚礼当天曹某就跟随代某到其住处共同居住,曹某也是本着与原告结婚的目的共同生活,双方已经有了实质意义上的夫妻生活。两人虽然没有履行法律意义上的手续,但以农村的看法,两人结婚的目的已经达到。而在二人同居期间代某对曹某有严重的暴力行为也给被告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使双方的婚约解除的过错在于代某,曹某不应当返还该赠与的财物。

综上所述,代某起诉三被告曹建某、曹振某、刘某系主体资格不适格,被告曹某本着以结婚为目的、与代某共同生活的愿望与其举办了隆重的婚礼,但是代某却对曹某实施了严重的暴力行为,这是常人难以容忍也难以接受的,这也给曹某带来了巨大的身体及精神伤害,因此代某与曹某的婚约以失败告终的过错在于代某,曹某不应当返还该赠与的财物,因此,审理法院应当驳回代某对四被告的诉讼请求

                                                                                                                   代理人: 赵阿丽  

三门峡律师|三门峡律师网: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商务中心区明珠大厦12楼 邮政编码:472000  电话:0398-369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