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2020年6月28日永远离开了我们,我虽然非常伤心,但我更担心我的母亲,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感情非常深厚。父亲去世后,为了安慰母亲,我们兄弟三人都在家陪伴着母亲。在母亲情绪基本稳定后,由我三弟(在郑州上班)提供住房,我和二弟轮流照顾母亲。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我感觉很快乐,感觉自己年轻了很多,因为我还是个孩子。和母亲一块聊天、散步、去菜市场买菜,都是母亲非常高兴的事情。由此对母亲了解更多,加上我的记忆,母亲的完整形象就展现在我面前。

母亲相对幸福的童年时光。母亲出生于农历1941年8月26日,出生的家庭属于地主成份,母亲的爷爷是当时国民党灵宝县县长,应该还兼任保安团长,因为母亲记忆中的爷爷是穿着军装,带着卫兵。由于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母亲的童年没有挨饿,吃的东西不像现在人们想象的那么好,但能吃饱。家庭带给母亲最大的好处是,母亲从小就有机会上学,在那个年代上学是很奢侈的。后来,全国解放了,母亲继续上学直至初中毕业,母亲是一个有文化的母亲。

母亲心酸的青年时代。母亲的爷爷在灵宝县解放时被人民政府镇压,我外爷(母亲的爸爸)当时在上海同济大学上学,因家庭成份原因远走台湾,母亲的二叔为了向新中国表明决心,自愿到祖国边疆(黑龙江)奉献青春,灵宝老家就剩下了我外奶(母亲的妈妈)、母亲和二姨,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母亲学习非常好,学习成绩在班级一直名列前茅,考上高中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在那个以成份定终身的年代,母亲的考卷连被评分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母亲成绩优秀,母亲被安排担任村学校的老师,母亲在老师的工作岗位兢兢业业,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造反派多次责问母亲一个问题:“你父亲被撵到台湾,你不恨共产党吗”。虽然母亲回答不恨共产党,但母亲还是被解聘老师的职务。这件事对母亲影响很大,直至今日,母亲还念叨,如果当初继续当老师,就会和原来的同事一样领老师的退休工资。

母亲的幸福婚姻。母亲和父亲经人介绍相识,父亲当时在广东省汕头市海关工作,他们的结合经历了一定的阻力。当时,结婚需要单位出证明,父亲工作特殊,又需要经过政审环节。母亲曾给我讲过,因自己的出身问题,海关一直不肯出结婚证明,是在父亲的坚持下,最后才领取了结婚证。结婚后,父母亲两地分居,但从家里留的照片(父亲保存)看,父母的感情很好,经常通信并寄照片。为了照顾母亲和家里的生活,父亲放弃优越的工作条件,先是和别人对调,调到原洛阳一拖子弟学校,后又调到三门峡市原河南二印子弟学校,直至退休。在我的记忆中,五十多年来,父母虽然有过争执,但谈不上吵架,更没有发生过打架。为此,我们兄弟三人收益匪浅。

现在,父亲走了,我们会更加珍惜母亲。只有母亲活着,我们就是一个孩子,我们就会充满活力,我们就有一个原来的家,最后,祝母亲心情愉快!身体健康!

 

 

                                                                                                    赵建烈
                                                                                                                          二0二0年八月三十日


  • 发表评论
  • 用户:  验证码: 点击更换  

三门峡律师|三门峡律师网: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商务中心区明珠大厦12楼 邮政编码:472000  电话:0398-369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