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长、审判员:

被告人燕某涉嫌故意伤害一案,经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受三门峡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由我担任其二审的辩护人,接受指派后,辩护人详细查阅了相关案卷材料,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特殊情况无法会见被告人,但认真研究了上诉状,对本案已经有了全面的了解,辩护人对一审判决中的认定罪名没有异议,但认为一审量刑过重现就本案量刑的事实和情节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一、燕某在共同犯罪中为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

综合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材料来看,事情的起因是水某与孙某醉酒,霍某和受害人水某、孙某发生争吵,霍某朝水某脸上扇了一巴掌,继而发生了本案,该事实由被告人潘某、被告人燕某及现场证人杜某予以证实,并且证人杜某在2019年8月6日27分第三次询问笔录中:“是因为什么发生的打架,你是否清楚?答:我的酒吧是我和饶某合伙开的,饶某和水某以前一直在一起,两人还有一个孩子,现在饶某和霍某是朋友关系,所以发生了打架,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以上事实可以印证,本次犯罪事故显而易见是基于霍某、饶某与水某之间的感情纠葛产生,而从参与过程来看,燕某见到霍某与受害人发生争执,基于哥们义气,帮忙参与,燕某不是案件的引发者。并且根据燕某的陈述其打击的都是水某头部,并未动手打孙某,因此燕某的行为不足以造成鉴定意见书中所述水某腹部损伤轻伤一级及孙某损伤为轻伤二级。

因此,在本起共同犯罪中,燕某不是本案的引发者和主要实施者,其行为也不是造成受害人受伤的主要原因,在整个侵害行为中只是作为一个参与者,所起作用较小,应认定为从犯。而一审判决并未考虑该从犯情节,二审法院应当查清事实,依法对被告人燕某进行改判。

二、被害人对本案件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责任。

通过本案的中所有案发当事人及证人的陈述可知本案发生的起因是水某与孙某因醉酒并无辜谩骂霍某等人,被害人对此亦有相应的责任,如果受害人当时不醉酒骂人激起双方的矛盾,相信这起伤害案是不会发生的。因此,在量刑上法庭应考虑被害人的过错责任,根据罪行相适应的原则对被告人适当减轻处罚。

三、被告人燕某犯罪行为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小。

燕某在归案后,能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这是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另一方面,燕某既往表现好,一直遵纪守法,无犯罪前科,本次参与犯罪,也是酒后基于哥们义气,一时冲动,属偶犯、初犯,其犯罪行为主观恶性不大,社会危害性较小。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原审判决在对燕某定罪量刑中,未客观认定其为从犯,未充分考虑到上述从轻、减轻情节,导致量刑过重。因此,辩护人请求贵院能够充分考虑燕某的上述情节,撤销原审判决,按照我国刑罚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方针,对被告人燕某宽大处理,以达到感化教育的功效,也重新给其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考虑并予以采纳。谢谢!

                                                辩护人:赵阿丽

                                                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

                                                    00二十九


三门峡律师|三门峡律师网: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商务中心区明珠大厦12楼 邮政编码:472000  电话:0398-3690909